惊雷 第一百一十九章 秘密夺枪

小说:惊雷 作者:只爱煞英雄 更新时间:2019-05-08 18:11:47 源网站:棉花糖
  在那个人快张贴完传单要离开的时候,余惊鹊心里有了决定。

  他不打算抓人回去,但是他需要这个人身上的一样东西。

  余惊鹊是不成熟,是有点新手的习惯。

  可是不抓人,是他的决定。

  现在不是说,不抓人,余惊鹊就有可能暴露自己。

  现在没有暴露的可能。

  只是不抓人,会让万群觉得他办事不力,但是余惊鹊也可以说,自己就没有遇到张贴传单的人。

  冰城这么大,街道这么多,遇不到不是很正常。

  如果不抓人,有可能会暴露自己,余惊鹊可能会抓人。

  但是现在并没有这个烦恼,余惊鹊不想抓面前的人,因为现在抓回去,如果这个人真的是昨天晚上捅伤警员的人,那么他必死无疑。

  现在余惊鹊也不确定他是不是,如果他是,余惊鹊需要他身上的一样东西。

  将大衣的领子竖起来,遮挡面容,帽子压了压。

  张贴传单的人,也很小心,看到有人过来,他很警惕。

  余惊鹊走的很快,好像根本就没有注意身旁的人,这个人也站着不动,死死的盯着余惊鹊。

  他将自己手里的东西藏在背后,他不知道余惊鹊其实已经在后面站了很长时间,早就知道他在干嘛。

  就在两人擦身而过的一瞬间,余惊鹊突然出手。

  这个人还以为余惊鹊是路过,但是就在他放松警惕的刹那之间,余惊鹊就一把抓住他。

  他很慌张,立马将藏在背后的东西扔在地上,伸手去拿自己身上的东西。

  余惊鹊的手快他一步,从背后将东西拿出来。

  果然是手枪,看来昨天晚上,确实是他,捅伤了警员。

  幸好没有抓他回去,不然他必死无疑。

  余惊鹊用力将这个人摔倒在地上,将枪装进自己大衣的口袋。

  这个人的力气不是很大,看不清样子,因为是出来张贴传单,戴着帽子和口罩。

  “你是谁?”地上的人喊道。

  余惊鹊没有穿警服,他不知道余惊鹊是什么人。

  压低嗓子,余惊鹊说道:“不会杀人,就不要学人家杀人,昨天的警员没死,不想死的就老实在家呆着,不要再出来。”

  地上的人一脸吃惊,他不知道余惊鹊为什么知道他昨天晚上做过什么。

  而且警员没死?

  看到地上的人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余惊鹊起来就走。

  “你到底是谁?”那个人还在询问,只是余惊鹊不可能告诉他。

  余惊鹊快步离开,地上的人爬起来,将东西收拾好,也急忙离开。

  他很着急,警员没死的消息,对他来说很重要。

  带着枪离开,余惊鹊没有用自己原本的声音说话,也没有暴露自己的长相。

  只是身上这身衣服,余惊鹊打算回去之后换一套,这一套就放在柜子里面,永远不穿。

  虽然衣服相似的有很多,甚至是一模一样的也不是没有,但是余惊鹊不想冒险。

  今天晚上的目的,余惊鹊其实是为了兜里的手枪。

  这个手枪,现在有一个标签,那就是在抗日分子手里。

  所以如果以后这个手枪杀人,一定是抗日分子杀的。

  余惊鹊需要这个手枪,这对他接下来的计划,很有帮助。

  有了这个手枪,余惊鹊认为自己可以开始自己的报仇计划。

  带着手枪回家,回来的很晚,家里人都休息,余惊鹊交代过,不需要等自己。

  来到自己的书房,余惊鹊将手枪放在自己的柜子下层。

  这里是余惊鹊的私人空间,他交代过家里人,打扫的时候也不要随意进来。

  而且他是警员,家里有手枪很正常,就算是被人不小心看到,他也可以解释说是他的枪,家里人不会知道这枪是怎么来的。

  放好手枪,确保没有问题,余惊鹊离开书房回去房间。

  轻手轻脚上床,还是将季攸宁吵醒。

  季攸宁出声问道:“回来了。”

  “不好意思,吵醒你了,以后我回来晚,还是睡沙发吧。”余惊鹊抱歉的说道。

  “没事,你不回来,我睡的也不安稳。”季攸宁这句话是大实话。

  余惊鹊不回来,肯定是有任务。

  他们的任务,都是动刀动枪的,弄不好就出个人命什么的,你说季攸宁怎么能放心。

  “我这不是回来了,安心睡吧。”余惊鹊躺在床上说道。

  “今天上班,我听顾晗月说,昨天晚上一警员被人捅了一刀,差一点一命呜呼,你晚上在外面小心点。”季攸宁想起来顾晗月说的事情,就不寒而栗。

  警员她不在乎,她是担心余惊鹊有一天,也遇到这样的事情。

  听到季攸宁的话,余惊鹊郁闷,这件事情顾晗月怎么知道的?

  不过转念一想,这种消息都传的很快,一传十十传百。

  顾晗月有心打听,自然是很容易打听到。

  不过她告诉季攸宁干什么,这不是让季攸宁跟着瞎担心吗?

  “我知道,我会小心的。”余惊鹊柔声说道,季攸宁现在困的迷迷糊糊还愿意和自己说这些,那就是对自己的关心。

  他不至于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。

  “那些学生胆子真大,也不怕被抓到。”季攸宁看来连事情是怎么发生的都知道。

  “谁说不是呢,学生不好好上学,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”余惊鹊叹了口气说道。

  季攸宁很想说,这不是乱七八糟的事情,那是学生们的抱负,他们想要用传单唤醒更多被欺骗的人。

  只是这些话现在说,很不合时宜,季攸宁便没有开口。

  “你们会抓那个学生吗?”季攸宁问道。

  “他捅伤了警署的警员,当然要抓人。”这一点是不需要想的。

  “是用什么罪名,伤人罪名,还是抗日分子的罪名?”季攸宁比较关心这个问题。

  这两者之间的差别很大,你伤人罪的话,就算是伤的警员,你也不用死。

  如果你赔钱,警员谅解你,可能几个月就能出来。

  但是如果是抗日分子的罪名,就不是钱的问题,会很麻烦。

  余惊鹊知道季攸宁是担心那个学生,但是他认为基本上是抗日分子的罪名。

  却也不想季攸宁担心,搪塞的说道:“这件事情不归我们管,我也不清楚,你也别胡思乱想,睡觉吧。”

  听得出来,余惊鹊不愿意谈论这个话题,季攸宁心里便已经有了答案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惊雷,惊雷最新章节,惊雷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