浓郁的血腥味顿时弥漫开来,那被黄金铺满的地面,流淌着好多的鲜血,而且,不只是地面上满是鲜血,就连墙壁上也都溅满鲜血。

  两个黄金战士直挺挺的挡在宫殿门口,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分毫,他们手中的两把大刀,透着森冷的杀气,震慑的没有一个人敢轻举妄动。

  至于之前冲上去侥幸没死的人,此刻吓得是双腿发麻,连滚带爬的退后。

  “这难道又是傀儡?”夏以若有一些的惊讶。

  这傀儡要不要这么多的啊!

  真不知道这白烨池是怎么想的,要这样的为难后人的啊!

  夏以若觉得,白烨池将宝藏藏在这个地方,又在宝藏内设了这么多的机关,绝对是想要让灵境帝国的血脉断掉了,这一路上随便一个危险,都能够致命的啊!

  其实,当初的白烨池想的很简单,就是想验证一下自己后人有没有那个能力重现灵境帝国而已。

  对于白烨池来说,这一路上的关卡,都是一个优秀帝王都应该克服的,当然,也是几个优秀朝臣应该克服的,也必须克服的,只可惜,这白烨池千算万算没有算到,那八大家族的后代竟然没落成这个样子,别说是保护灵境帝国的皇族,就是保护自己都够呛的。

  “不像是傀儡。”慕梓汐摇头。

  不过,他们至少现在还是安全的,因为这两个黄金战士并没有主动攻击他们,只是,他们一旦踏进那范围之内,这两个黄金战士就会动起来。

  “那这是什么?”所有人都一脸的懵逼,不是傀儡的话,岂不是没有刚才傀儡的弱点?

  如果他们不能将这傀儡制服,就不能踏入这宫殿之中,那他们也得不到宝贝了啊!

  这看得到吃不到的感觉,真心让人觉得难受啊!

  原本,君衍沧等人尝试着想要从其他地方进入,可是,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两个黄金战士就如同闪电一样,下一秒就挡在了君衍沧他们的跟前,这速度快的让人有一些咋舌啊。

  这当真只是一个傀儡么?傀儡会有这样可怕的速度吗?

  君衍沧等人就想说,多来几个人一起进去,反正这黄金战士也就只有两个人,他们总不能防的了这么多地方的人吧?

  结果,不知道从哪里又冒出一些比这黄金战士小一些的黄金战士,他们的实力依旧不输给这两个大的黄金战士,将这宫殿守的是牢牢的,别说是闯进去了,就是和他们打都不一定打的过。

  “不能再这样下去,要是将所有的黄金战士引发出来,怕是要触发什么大的阵法。”慕梓汐连忙阻止道。

  君衍沧等人听此,也没有继续试图冲进这宫殿,而是围在一起商量对策。

  这边还在商量对策,那边寒奕琰就拉上夏以贤,在所有人疑惑的模样下,割开了夏以贤的手指。

  “小琰,你做什么?”夏以贤手上吃痛,震惊的问向身旁的寒奕琰。

  虽然这段时间寒奕琰也都没有开口说什么话,但是,寒奕琰确实是安安分分,而且还在危急时候保护盈儿,所以夏以若她们也是渐渐的接受了寒奕琰,可是,接受归接受,他们也没有将寒奕琰真的当成自己人。

  所以,现在被寒奕琰割伤了手指,没有一个人是相信他,而是戒备的看着寒奕琰。

  寒奕琰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夏以贤,并没有开口解释什么,而是想要拉着夏以贤弯下腰,可是,夏以贤现在什么情况都没有搞清楚,怎么可能会配合寒奕琰,就杵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  中间,夏以贤又询问似的看向夏以若,结果就见夏以若凝重的点了点头,夏以贤这才跟着寒奕琰蹲下身子。

  寒奕琰看了一眼夏以若,然后抓着夏以贤那只冒血的手指头,在地面上画着什么。

  起初,没有人看的懂寒奕琰这是画的什么,可是,渐渐的,有人能够看得懂了!

  而这个看得懂的人,也仅限于寒烟孤!

  “这是召唤龙气!”寒烟孤惊讶的看向寒奕琰。

  之前那壁画上面一直有提到龙气这种东西,说这龙气和国运有一些关系,可是,他们都以为,那只是一个看不到,摸不着的东西,怎么可能真的存在,可是,没想到寒奕琰竟然是在召唤龙气!

  寒烟孤之所以知道这个阵法,也是在寒族禁室那里看到的,原本以为那只是一个天方夜谭的阵法,可是没想到竟然是真的!

  夏以若只觉得这一切都太过玄幻了,什么龙气不龙气的,一个国家的灭亡,与龙气又有什么相干的啊……

  不过,真的是召唤龙气的话,为什么寒奕琰要用夏以贤的血来召唤,他自己的鲜血不也是可以召唤的吗?

  难道是因为寒奕琰不想暴露自己,又或者是这召唤龙气需要嫡出的血脉,再或者是寒奕琰并不是寒芸仙的血脉?

  夏以若完全猜测不出来,这寒奕琰实在是太神秘了,让夏以若根本就看不透。

  寒奕琰很快就画完了一些古老而又复杂的阵法,夏以若眸子微微一眯,这明显是练过好几遍的,否则,又怎么可能会这么迅速的画完呢?

  果然寒奕琰一开始就有预谋的。

  莫名有一种被寒奕琰利用的感觉啊,这个感觉可真是很不开心的啊!

  “这只是牵引出一丝龙气的阵法。”寒奕琰突然开口说道。

  所以呢?

  所有人不解的看着寒奕琰。

  “这些黄金战士是认主的,他们的依据便是灵境帝国的龙气。”只有拥有龙气的人,才能够让他们臣服,才能够让他们放行。

  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,也没有一个人去问这是为什么,就连夏以若也都没有开口询问这些东西。

  大概,是心生敬畏之意的吧!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直到这用鲜血画好的阵法凝固了,也没有任何的动静。

  就在有人想要质疑寒奕琰在胡编乱造的时候,那原本挺拔守卫在宫殿门口的黄金战士,突然齐齐的跪了下来,而跪着的方向正是寒奕琰画的那个阵法。

  这些黄金战士跪下来后,就一动不动的,就跟刚才站着的时候一模一样。百镀一下“农门医香:妖孽爹爹,来种田!爪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